杠板归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产业

亚洲金王陈发柱为求真金造假账

时间:2021-09-30 来源网站:杠板归财经网

亚洲金王陈发柱为求真金造假账

生活中,人们常常这么说,“这可是真金白银啊!”  这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语,但追溯起来,源头却是来自黄金珠宝行业,来自千百年来被从事黄金珠宝业的人们奉为圭臬的一条准则:惟有货真价实,方能取信于人。  习惯讲这句话的人们或许并不知道它的来源,但当他们知道一个有着“亚洲金王”之称的人因造假账而被警方拘捕这样一个消息的时候肯定会无所适从。账是假的,金子还会是真的吗?就算金子是真的,可是卖金子的人呢?  这便是人们在庆丰金(0501.HK)主席陈发柱一案中所要面临的真实。人称“亚洲金王”的陈发柱2005年5月4日遭香港警方商业罪案科拘捕,缘由是涉嫌造假账及诈骗,涉案金额高达15亿港元,据说华人首富李嘉诚也牵涉其中。  东窗事发  “香港,胜在有ICAC!”这是香港廉政公署(ICAC)口号,香港人莫不耳熟能详。实际上近来香港资本市场上发生的几起大案,如创维数码(0751.HK)、广兴国际(1131.HK)和谢瑞麟珠宝(0417)等,均是廉政公署着手调查。但此次对庆丰金的调查却是香港警方下属商业罪案调查科。  2005年5月4日,商业罪案调查科出动上百警员,包括在庆丰金总部长发大厦在内的香港多处地点同时行动,拘捕了7男2女,年龄由33岁至76岁不等。事后警方证实,被拘捕人士中包括有“亚洲金王”之称的庆丰金集团主席陈发柱,其胞弟、公司副主席及总裁陈发梁,一名女董事及前财务总监等。  警方的行动源于两年前香港证监会的一纸通知。2003年6月,商业罪案调查科接获香港证监会通知,称一家上市公司涉及不法行为,于是接手调查。调查发现,庆丰金涉嫌于2001年2月至4月期间,与其它几家公司串谋在内地开设珠宝金行,并通过在公司的财务年报中,利用会计原则作出虚假账目,以进行一项虚假的投资计划,警方于是雷霆一击。  此外,由于庆丰金集团停牌至今已超过一年半,香港联交所早前已刊登公告,宣布庆丰金进入摘牌程序的第三阶段,如果在9月3日前仍无法提交有关复牌的建议,联交所将取消其上市地位。  最新消息称,被拘捕的陈发柱等人已获准保释外出,但必须在6月1日再向警方报到,其中陈氏兄弟保释金额各为10万港元。  会计师行两度质疑账目  2003年6月,庆丰金集团发布了截至2002年4月底的年度业绩,同时公告,公司已经投资14.98亿港元进行多项收购,从而取得位于中国内地不同城市超过150家黄金首饰及珠宝零售店的利润分配权益。庆丰金同时在公告中表示,公司须为这个庞大网络的14.98亿港元的商誉提取7亿港元的减值准备,但同一年度可以从这个零售网络中获得9500万港元的收益。  当时担任庆丰金集团年报审计工作的是安永会计师行,安永立即对这次数额巨大的减值准备计提及随后的9500万港元的利润提出了质疑。安永表示,会计师行未能获得公司所称零售网络的相关帐册,从而未能进行必要的审计程序,因而无证据证明庆丰金可以从这批零售网络中收到有关收益。  与此同时,安永对庆丰金的其它账目也进行了质疑,包括庆丰金与有关债权人合作投资新疆金矿,并由庆丰金向该债权人连续9年转移8.78亿港元的应收账款,以支付开发成本这一事项。安永表示,无法评估投资金矿的可行性,也无法评审该债权人的追款能力。  基于两次质疑,最终安永对庆丰金该年度账目表示不予发表意见。而在此前的2002年初,安永也曾对庆丰金集团的账目表示怀疑,认为无法提供意见。两度质疑于是惹恼了庆丰金,庆丰金于2004年以报酬争议为由宣布撤换审计师,改为聘请丁何关陈会计师行。事实上,早在安永担任庆丰金集团的审计师前,罗兵咸永道会计师行曾担任庆丰金的审计师,但于2001年6月7日辞去,未提辞职原因。  正是这次公告引起了香港证监会的怀疑及随后的调查和将案件转给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  警方行动后,当年担任审计和调查工作的专业人士揭示了庆丰金集团“惹祸”年报的两大疑点。其一,庆丰金宣布斥资15亿港元收购这批零售网络,从交易总金额来讲,显然属于重大交易,按照港交所《上市规则》,必须进行相关披露且必须取得股东批准,但该公司将交易巧妙地拆成数十宗小交易,使每一宗交易金额均不超过要求进行披露的底线,从而绕过《上市规则》要求,使交易详情延至2003年6月才曝光。专业人士认为,费这么大功夫来掩人耳目,目的无非是希望当时无须进行披露和得到股东批准,而事过境迁之后查证困难从而不了了之。  其二,有关参与调查的专业人士表示,庆丰金用多项应收账款来作为这项15亿港元巨额收购的代价,但在一年后即替该项收购作出7亿港元的减值准备计提,实在让人怀疑收购的目的只不过是要抵消原有的应收账,从而令庆丰金集团即使被债主找上门来要求清盘,欠下有关应收账的债务人也无须被追讨还债。